标题新闻:

内蒙古牧民持续退出奶牛养殖引发社会影响

2016-07-15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272 [ 字号: ]

来源:中国广播网

2013年1月初,记者踩着厚厚的大雪第一次来到锡林郭勒盟乌日图苏木乌兰嘎查,牧民庞真才坐在自己家的火炕上,忧心重重地讲述乳品企业低价收奶让他的生活难以维持:

这几年咱们养的奶牛也够呛,因为啥呢?自己资源不够,靠买草。粮食涨价,饲料自然也跟着涨。可是咱们牛奶呢,从来就不涨。我们奶子一公斤才两块七。

2016年4月,当记者再次来到庞真才的家想了解他的生活情况时,庞真才家的大门紧锁,牛圈里的奶牛也不见了。打听了邻居以后才知道,庞真才一家早已经卖了奶牛外出打工去了。

乌兰嘎查共有90户牧民,过去村里家家养奶牛。而现在有三分之二的房子都紧锁大门,人去牛空。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代表宝音图2015年曾经呼吁政府解决浑善达克沙地牧民牛奶销售难的问题,防止生态破坏出现反复。但是当地政府管不了外来乳品企业,本地又没有乳品企业,人大代表的提议就这样无疾而终。

农牧民个体养殖奶牛的模式无法持续,生态保护项目也失去了发展的经济基础。而在正蓝旗哈必日嘎镇,牧民卖了奶牛以后,政府实施的奶牛脱贫项目也宣告破产了。

民乐村牧民张志福:扶就是你自己拿出一千块钱来,这个牛三千,哎,那两千国家政府给补贴了。我们当时买了两头,我花了就是两千块钱,政府给补了四千。现在牛全卖了,整个地我说就趴窝了。还是贫困嘛!

和林格尔县宇春奶牛合作社农民赵栓劳2015年卖掉200头奶牛以后,全村农民都发愁。因为小区里的500头奶牛一年要吃掉百万斤玉米,不仅赵栓劳自己家的玉米不用卖,每年他们的养殖小区还要不停地购买邻居家的玉米。如果赵栓劳的奶牛卖光了,村民种的玉米就要另找出路。

赵栓劳:牛一天是喂五公斤玉米。如果养的牛越多,玉米消耗量就越大,就养不起了。

2016年起,国家和自治区提出,内蒙古五年内要压减玉米种植面积1000万亩。主要解决办法之一是实行粮改饲。而无论是种青贮还是种牧草,都需要培育发达的奶牛或者高端肉牛养殖业。如果农牧民不养奶牛,改种饲草或者青贮,就没有市场销路。

呼伦贝尔市海拉区牧民安利生卖掉自己的奶牛以后一直想哭:我们老两口就是纯纯的牧民,打小十来岁就开始整这个了,别的改行,你说都五十多岁了,能干啥我们?力气力气没有,除了伺候牛啥也不会。哎呀!愁死了。

在正蓝旗,由于政府看到牧民大量退出奶牛养殖无法就业,政府又找不到恰当的岗位解决他们的生活出路。为此,政府组织了一个手工奶制品加工培训班,一百多户牧民学会了做手工奶制品。但是奶价在降低,制作手工奶制品的牧民突然增多,双重压力让当地的手工奶制品出现恶性竞争,牧民的就业问题还是没法解决。

牧民张志福:奶豆腐也贱,都赔钱,就今年一下子市场上奶豆腐也太多了。你卖十六,人家卖十四块五,你卖十四块五,人家十二、十三马上也有。

实际上,农牧民大量退出奶牛养殖业对乳品加工企业来说也没什么好处。当前国内很多乳品企业都依赖国外的奶源,当国际奶源市场一旦发生风吹草动,我们的乳品企业就失去了原料来源。2013年发生的全国性奶源短缺现象就是最好的证明。自治区农牧业厅厅长郭健分析2013年“奶荒”问题成因时就提出,乳品企业要稳定发展,就必须和奶农建立稳定的利益链接机制。

一个是受国际奶粉市场的影响,就是五月份,干旱的影响新西兰牛奶的产量减了百分之二十七点多。七月份新西兰又发生了肉毒杆菌事件,我国暂停了新西兰恒天然奶粉的进口,奶粉量进口减少,价格高,引起了奶源的紧张。

【共有0条评论】【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姓    名:
看不清,点击刷新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