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新闻:

最大乳品合作社起底:万名奶农股东或成“灭火”阻力

2013-08-12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访问量:515 [ 字号: ]
  本报记者 张汉澍 上海报道
   地处天之涯、海之角 的新西兰虽然只是一个仅有400万人口的小岛国,但它却 是一个为世人称道的乳业发达国家。这个岛 国的国际乳品贸易占据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强,而这一 骄人成绩的取得是由世界最大乳品出口企业—恒天然 牛奶合作集团来实现完成的。
   恒天然是谁?为什么 能占据新西兰全国牛奶出口总量的90%?它的背 后究竟是怎样的一套运作机制和股东模式?而这套 机制和模式在此次“毒奶粉”的事件 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乳业巨人成长史
   许多公开资料显示,恒天然 虽然冠以公司集团的名称,但实质 上是历经岁月后有机形成的一个跨国乳品合作社。
  “新西兰 的奶农拥有土地、奶牛等生产资料,在长年 累月中为避免内部竞争,便联合 起来建立起了合作社,自建起 了加工厂和公司。”中商流 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告诉本报记者。
    在20世纪初,新西兰 大多数乳品厂就开始采取合作社模式。1935年时,新西兰有大约500个奶牛 牧场主有合作企业。与此同时,新西兰 的牛奶产品开始向海外市场进行销售。
   随着新 西兰乳制品在世界其它市场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上百个 小规模的乳品企业越来越难以满足国外市场的各种需求,于是新西兰政府在1923年成立 了乳品出口生产控制局(简称“乳品局”),用于激励和服务奶农开拓新的外部市场,使新西 兰牛奶产品能获得更好的海外收益。
   在2000年底,新西兰乳业95%的产权 集中到两大公司的手中,即新西兰乳品集团和Kiwi合作乳品公司,而剩下5%的市场 份额由另外两家小公司所拥有。在新西 兰当局的推动下,本土牛 奶产业考虑决定由一家整合后的公司来结束主要乳品公司之间的激烈竞争。
   2001年7月,84%的奶农参与投票,推动了新西兰乳品局、新西兰乳品集团和Kiwi合作乳品公司合并。
   当年10月,合并完成,新西兰 恒天然牛奶合作集团就此诞生,合并后 的恒天然已成为新西兰,乃至世 界乳品行业中最大的合作社。为了避 免潜在的内部矛盾,恒天然 以新公司的身份购买了两家合作社和乳品局的全部资产,恒天然 也就此一举成为了新西兰90%以上奶 农所共同拥有的巨无霸企业。
   独特的奶农股东
   从组建至今,恒天然 在全球乳业格局中的地位日趋放大,出口收 入占新西兰出口总收入的25%,产量占 全国牛奶出口总量的90%,全球员工约16000名,在全球布局了84座加工厂,年牛奶加工量为200亿升,并和140个国家 建立了贸易往来。目前,这家年销售收入超过160亿新西 兰元的乳业巨头拥有10500位新西兰奶农股东,这在其 它商业领域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不得不承认,奶农合 作社的模式目前是新西兰、欧洲、澳大利 亚普遍运用在乳业领域的商业模式,也是比较成熟、先进的模式,这套模 式可以把分散的奶农有效组织起来,让养殖 环节和加工环节,以及后续的流通、营销环 节有效整合为一体。”宋亮评价说。
   上海市 奶业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新曾前赴新西兰考察过恒天然的模式,他表示,恒天然 的一个奶农股东平均的投资项目包括:买地237万新西兰元,奶牛40万新西兰元,股份68万新西兰元,合计总资产为345万新西兰元,折合人民币约1778万元。
   而作为 恒天然集团的股东,这些奶 农可以在每年的2月份和8月份享 受到集团的返利分红。其分红 方式会在奶价中得到体现,具体来说,股东的 奶价要高于非股东的奶价。
   漫长的“灭火”?
   曾有业内人士评价称,恒天然 集团的供应链是最一体化的,奶农是股东,他们看 到的是从牧场到生产的整个流程,因此会 以一种长远的目光和策略来发展,不会单 一追求某一环节的快速发展,而牺牲另外的环节。
   然而随 着此次中国市场“毒奶粉”事件的降临,恒天然 的奶农合作模式究竟会如何来体现这种“长远眼光”正经受考验。
   宋亮说:“这个模 式是不是完美无缺?我认为不是的,起码在决策效率上,由于股东方的特殊性,造成效率缓慢。”
  据陈新描述,恒天然 集团董事会共有13个成员,其中9个成员 是由全体奶农股东选举产生的。每隔三年更换一次,即重新选举。另4个成员则是由这9个成员选出来的,他们均 为公司的高管层。
  “恒天然 的这种模式决定了它的高管百分百的迎合奶农股东,很大程度上说,恒天然 的高管一般都希望通过此职位在新西兰的政坛中有所作为,因为奶农人数众多,而且他 们手中又掌握选票,恒天然 是捞取政治资本的理想地点。”宋亮表示。
   宋亮同时表示:“由于奶农股东众多,恒天然 的一项决策通过时间比较长,而这直 接影响到决策效率。造成恒 天然在今天乳制品竞争市场上,一旦遇 到新问题和突发事件的处理,都显得比较迟缓,并且缺乏灵活,而这都 和它的股东结构和决策机制有关。”
   虽然在 肉毒杆菌爆发后,恒天然 集团首席执行官Theo Spierings(西奥·史毕根斯)于第一时间赶至中国“灭火”,但在宋亮看来,这位全球最大乳企的CEO恐怕很 难起到决定作用。
  “恒天然的CEO手头是 没有那么大权力的,这个决 定权在他们董事会,以及董 事会背后的奶农股东手中,具体的补偿措施,预计仍 需要长时间的内部讨论和酝酿。”宋亮表示。
  “恒天然 的确在发现问题后主动向外界曝光问题,这个值得称赞。但这个 背后实际是新西兰的食品安全管理条例要求,企业发 现问题后必须对外通报。事实上,这个事件背后遭到恒天然奶农股东的抗议,因为这 可能会让奶农股东的利益遭到巨大损失。”
   作者:张汉澍



【共有0条评论】【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姓    名:
看不清,点击刷新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缃戜笂鑳借耽閽辩殑娓告垙    涓冧箰褰╃エ瀹樼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