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新闻:

新一轮重组:中国乳业“国进民退”?

2013-09-0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访问量:581 [ 字号: ]
  中国乳业 圈内的人士正隐约感觉到,继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行业正 在酝酿新一轮的产业重组。
   2013年6月,由国家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农业部、商务部、卫生计生委、海关总署、工商总局、质检总局等9个部委在京联合下发《关于进 一步加强婴 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意见的通知》(下称“《通知》”),并联合召开“加强婴 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媒体座谈会。
    部分在 乳业浸淫多年的人士很早觉察到,如此大 规模数量的中央部委同时聚焦到奶粉行业,除了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外,这在乳 品产业的发展历史中极其罕见。
   一家乳 业上市公司的中层管理者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开春,当地方质监局、食安办 等部门要求各家乳业公司提供生产经营材料,以及相关数据的时候,我们就 预见到这个行业正在酝酿一场巨变。”
   有心梳理可发现,自今年6月起,九大部 委鸣响了整顿婴幼儿奶粉行业的“第一枪”后,此后的时间里,国家发改委、国家质检总局、工信部 等部门几乎是按每月1次的频率在乳业“施政”。
   价格反垄断调查、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奶粉进药房等“大戏”频频映入公众眼帘。中商流 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此评价说:“很显然,中央政 府正在打一套组合拳,有关奶 粉行业的改革正由一个部委接着一个部委的形式往前推进。如果不出意外,未来会 有更多的政策释放。”
   宋亮所言,正是近 期流传甚广的一个工信部政策版本:即《推动婴 幼儿配方乳粉行业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下称“《重组方案》”)。在这一《重组方案》中,官方力 主通过产业重组、兼并收 购的方式让一大批中小企业就此退出乳业的历史舞台,据悉配 套资金可能将超过300亿元。
   一位安 徽地区的乳业人士说:“这让我 想到了当年的山西煤炭重组,不知道 这一次乳业会不会复制当年‘国进民退’的场景。如果是这样,那将会 是一场行业悲剧。”
   据悉,工信部《方案》的编制工作已经完成,目前正 上报国务院等待审批。
   千万级别新门槛:5年淘汰60%以上企业
   根据工 信部已经公开披露的计划,目前国内的127家婴幼 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中,只有80家企业可以生存到2015年,而到2018年时这一数字减少到50家。
   这意味着两年内会有47家乳企彻底退出市场,而5年之后,行业淘汰率将超过60%以上。
   目前,在中国 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婴幼儿 奶粉市场绝对堪称拉动消费“刚需”的中坚力量。根据AC尼尔森公司发布的《2012年全年 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销 售婴幼儿奶粉高达385.18亿元,较2011年同比增长12.9%。
   一些乳业人士认为,面对如 此诱人的高成长行业,要求乳 企主动放下嘴边的“肥肉”甚至比2008年三聚 氰胺事件后的第一轮乳业淘汰更加困难。
   中商流 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乳业分析师宋亮说:“从目前 政策的方向来看,此次乳 业淘汰的方式无非两种,一是并购、二是停产退出。”
   就在九大部委出台《通知》的两个月后,国家食药监局于今年8月组织专家对《企业生 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2010版)》进行了修订,形成了《企业生 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2013版)(征求意见稿)》。
   记者详细对比后发现,2013版新方案中,对奶粉 生产方的软硬件要求陡然提升。如无意外,该2013版审查 细则将成为产业淘汰的第一道“分水岭”。
   相比2010版本,新方案 要求奶粉生产商需要建立起HACCP(危害分 析和关键控制点体系)和GMP的质量管理体系。
   目前,HACCP被发达 国家普遍运用于食品生产加工领域,美国FDA于上世纪70年代起 实施于罐头食品生产厂;欧盟则在1994年开始 要求水产品加工厂以此“自查”;日本厚 生省先后制定了用于食用鸡、水产品 等几十种食品生产加工的HACCP模式。
   在HACCP的认证中,GMP仅是基础条件之一,而GMP在国内 是一套普遍适用于制药等行业的强制性标准。
   但据了解,目前国内除光明乳业(18.24, 0.54, 3.05%)等几家 大型乳企已自行完成GMP标准的软硬件改造外,其他乳企均面临新一轮的固定资产投入。据两位 不同信源的乳业人士介绍,GMP的改造,所花费 的资金成本起码在上千万元级别。而这还不包括完成GMP后,再向HACCP认证的投入。
   宋亮表示:“新的政 策给乳企提出了更高的门槛,很多小 企业无力满足设备改造,因为这 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那么等 待他们的命运就是两种,要么强 制入编等待被并购,要么被强行清退。”
   而HACCP和GMP的新增条件还只是2013版审查 细则的其中一道门槛,记者看到,国家食 药监局还增添了对奶源和研发能力的新要求:以生乳 为原料的生产企业,必须有自建养殖场……以全脂、脱脂乳 粉为原料的生产企业,应自控奶源。
   同时,国家食药监局提出,奶粉生 产企业需要有自主的研发机构,并配备食品相关专业5人以上的研发人员,其中具 有硕士学位或高级工程师职称以上人员不少于2人。
   “在野者”异见:政府有 无必要频繁介入?
   几乎没 有人会怀疑政府推动奶粉市场改革的决心。宋亮说:“政府的初衷显而易见,第一是保证食品安全,提振消 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第二要 保证奶粉价格平稳,让国内 奶粉市场恢复理性的状态。”
   但是乳 业圈中存在另一种声音认为,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行政化 的力量主导了整个国产乳业发展的格局,对于一 个如此高度市场化竞争的产业而言,政府是 否有必要频繁介入,值得商榷。
   时光回溯到2010年,受三聚 氰胺事件的影响,国家质 检总局发布公告,要求当 时所有乳企重新申请生产许可证。这被喻 为中国乳业史上最严厉的一次“大考”:考官是质监部门,考卷则 是国家质检总局2010年11月颁布的新《企业生 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和《企业生 产乳制品许可条件审查细则》。
   第一轮 乳业重组的操作路径也由此浮出。当时要 通过新的生产许可证审核,按照规 定要添置自动清洗、空气净化、产品出厂检测等设备,至少要 配备上百万元的资金投入。而且对 企业的生产厂房、设备、生产工艺、卫生环 境和人员培训等方面也有明确要求,每年净 利润只有几十万元的一些小企业,根本无 力承担改造所需的费用。
   于是在2011年4月,中国的1176家乳制品企业中,仅有643家企业 通过了生产许可重新审核,通过率不到55%,其他107家企业被停产整改,另外426家企业未通过审核,被各地 质监局注销了乳制品生产许可证,一律停止生产乳制品。
   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当年的12月,国家质 检总局在蒙牛眉山工厂的一个批次的牛奶中,查出严 重致癌物黄曲霉素含量超标。国标限值是0.5微克/千克,但蒙牛方面的实测值1.2微克/千克,超标140%。蒙牛的 股价在三日内暴跌20%。
   一位乳 业圈内的人士说:“美国到 现在还有小的干酪厂,小到没 有成品检验仪器,常年委 托食品院校检验,回顾2008年后新 闻中出现的乳品质量事件,有多少 是小企业惹的祸?”
   不过宋亮认为,第一轮 乳业重组的效果,正面大于负面。虽然不 排除把一些资质潜力较好的小企业也给请出了游戏,“但总体 的大方向是健康的。”
   目前,中国奶 粉市场的质量问题十分严峻。2013年上半年,全国消 协组织受理婴幼儿奶粉投诉744件,投诉量 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其中超过86%的投诉 与质量安全问题有关。
   民众将期望寄予政府,而政府 也面临着如何调控的难题,以避免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魔咒中。
   荷兰海 普诺凯乳业集团旗下奶粉品牌、牛奶客 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朱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奶 粉市场的最大矛盾仍然集中在食品安全和信任度的问题上,奶粉产业实施重组,减少市 场主体数量确实会更易于政府监管,但对于 实际效果目前仍难以评价。
   300亿扶持重组:90%民企被挡门外
   在很多乳业人士看来,上述的 准入门槛仅仅是此次奶粉产业整合的序曲,而真正 的高潮将来自工信部正在向国务院申报审批的《重组方案》。
   虽然该 方案内容尚未对外正式公开,但多家 乳企向本报记者确认,工信部 已经将文件下发到了企业一级,信息基本上已透明。
   根据媒体报道,《重组方案》将鼓励 行业排名靠前的大型乳粉企业对行业实施兼并重组的配套措施,而政府方将给与财政、税收、金融等多方面的扶持。据业内人士估算,各类扶持资金额度,或将超过300亿元。
   但乳业 圈内人士普遍担心,这一剂政策猛药下去,奶粉产 业是否会如同当年的山西煤炭重组那样,再度重蹈“国进民退”的覆辙。
   已有消息显示,《重组方案》中对兼 并重组企业的主体资格要求是:并购方 的总资产不少于被并购企业的3倍,且并购方要连续3年盈利、企业银 行信用等级要在AA(含)以上,要有自主品牌。并且,采用湿 法工艺生产的企业,所用原料85%要为稳 定可控奶源基地产的生鲜乳。
   业内人士看来,除上市公司外,单就“并购方 总资产不少于被并购企业3倍”这一项指标已将90%以上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挡在门外。
   一位安 徽地区的乳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说:“那些老 国企做不了很市场化竞争的东西,就像当 年三元整合三鹿一样,直接的结果就是‘消化不良’。那么多年过去了,维系很 多国企地位的依然是一些得天独厚的垄断资源,还有地方政府的扶持。不论是观念、运营,还是人才使用上,他们都 不是高度市场化的那块料。”
   2009年,三元股份(7.29, 0.10, 1.39%)接盘重组三鹿,这家身 披北京国资委背景的乳业上市公司,本可以 凭借三聚氰胺事件中的“独善其身”,大肆抢夺市场。但是市 场反应缓慢等国企通病,使其错 失了这样的绝好机会。
   4年来,它在北 京以外市场的作为极为有限。今年前5个月,三元上 海公司营业收入2亿元,但净利润亏损872万元,公司不得不在7月份时 发公告接手原本由经营团队持有的49%上海三元股权。
   事实上,市场反应缓慢,管理人 员大都从其他国企的关联公司调派而来,自身市场定位不精准,产品线 缺乏明星产品等特征,几乎成 为像三元一样许多老国企的通病。
   上述安 徽地区的乳业人士说:“我们担 心行政力量主导下的产业重组,很大程 度上就是按照关系来,这会淹 没很多有活力的民营企业,而最终被留下的,很可能 根本就无法适应奶粉这个充分竞争的市场。”
   国进民退?山西煤炭的前车之鉴
   如果不 是几乎雷同的产业重组话题,中国乳 业和煤炭行业很难被联系到一起。
   2008~2009年,在山西 地方政府的强力主导下,一场声 势浩大的煤炭产业重组拉开序幕。那些安全事故频发、无序开采、污染问 题突出的私营小煤矿被列为整治重点。
   到2010年,山西煤 炭行业办矿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30家,矿井数量由2600座减少到1053座。
  “先抛开 国进民退的问题不谈,其实那 场煤炭产业的大整合中,不论是大型国有企业,还是小型私人矿主,都是被迫进行的。很多煤 炭的国有企业在私下里交底,他们根 本不愿意收购那些小煤矿,因为在他们看来,小煤矿资源差、开采成本高,最终收 购过来了也是放弃。小煤矿 那边也不愿意卖,所以是两边嫌弃,热衷的只有政府。”一位熟 悉山西煤炭重组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新一轮 的乳业重组会不会重蹈这一覆辙?答案并不乐观。
   中国奶 业协会乳品工业委员会委员、普天盛 道品牌营销董事长雷永军说:“政策倾 向鼓励兼并重组,但是一 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是:对大企业而言,年销售额5个亿以 下的企业实际上是没有太多兼并价值的。因为5个亿以 下的企业多数都在农村或者县级市场,多数都 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品牌和较好的团队。目前,中国127家婴幼 儿奶粉生产商中半数以上都是5亿以下的小企业。”
   根据AC尼尔森的统计,2012年中国 婴幼儿奶粉市场的总额约为385亿元,但雷永 军的团队却认为,全国奶 粉市场的总额应在600亿元上下。“因为尼 尔森的数据是不覆盖农村市场的,但农村 和县级市场也能有200亿的产出,而这块 大蛋糕培育了许多5亿元以下的奶粉企业。”雷永军表示。
   事实上,政府初 衷是希望加强行业集中度,培育行业巨头,通过规 模化实现边际成本降低,提高产品毛利,再将更 多资金投入市场和研发,由此可 以和外资巨头一较高下,但实际 的效果却很可能背道而驰。
   持有这 一观点的并不只是雷永军一人,中商流 通生产力促进中心乳业分析师宋亮说:“像蒙牛 并购雅士利这类互补型的案例,在国内是极为稀有的。国内大 多数的奶粉企业是高度同质化的,目前国 产奶粉销量普遍不好,大企业 未必愿意去并购小企业,因为并 购了也是个包袱,大企业 自己的奶粉本来就不好卖,结果并 购完发现产能更大了,后续整 合会变得更困难。”
   对于这样的论调,记者分 别就此采访了伊利和光明乳业两家大型乳企。伊利较为委婉表示:“并购不 是一个企业规模化发展的唯一渠道,但我们 关注并支持所有有利于国内乳业发展的举措。”
   而光明乳业方面表示,在拥有了新西兰Synlait Milk公司作为奶粉基地后,光明暂 时对国内同类型奶粉企业的收购没有太多兴趣。但是如果政府鼓励,并提供资金、税收等优惠政策扶持,公司也 不排除尝试的可能性。
  奶粉“国家队”酝酿组阁
   此前,工信部 消费品工业司副巡视员高伏对外表示,目前全国127家婴配企业,年产量约60万吨,但年产量3万吨以上的企业仅3家。
   国内产量位居前10位的企业分别为:伊利集团(6.42万吨)、完达山(3.3075万吨)、飞鹤乳业(3.11万吨)、广东雅士利(2.58万吨)、福建明一(2.5万吨)、圣元(2.45万吨)、西安银桥(1.87万吨)、黑龙江龙丹(1.81万吨)、上海晨冠(7325吨)、蒙牛集团(4758吨)。
   而根据AC尼尔森《2012年全年 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报告》,2012年婴幼 儿配方奶粉市场总体消费奶粉多达197.55吨。这意味 着所有的国产奶粉加起来还不到去年市场的31%。
   目前,工信部已发出“军令状”,要求在2年内培育出10家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但根据AC尼尔森提供的数据,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仅有贝因美(36.00, 1.95, 5.73%)、伊利、合生元、蒙牛(雅士利)四家的 奶粉销售额突破了20亿元大关。
   显然,工信部 希望以兼并重组的方式迅速组建一支奶粉行业的“国家队”,而另外6个名额会花落谁家,仍是个未知数。
   在8月初工 信部召开的闭门会议上,工信部 消费品工业司司长王黎明便向127家婴配企业表示,希望当 天成为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相亲日”。
   很快,数则“绯闻”开始在乳业圈里流传。有消息称,贝因美 有意和光明乳业结缘。
   此前,光明乳 业的奶粉板块始终是一块短板。2012年,光明乳 业重新聚集奶粉业务,通过新 西兰控股子公司Synlait Milk推出“培儿贝瑞”超高端婴幼儿奶粉。不过,光明乳 业并未在其财务报表中对奶粉经营情况进行单列,因此目 前外界也不知其具体状况。
   对于这一传闻,光明乳业方面称“毫不知情”。而根据 光明原先的奶粉计划,要在3~5年内将 培儿贝瑞做到年销售额10亿元以上。不过即便如此,也只有工信部20亿元目标的一半。
   另一个“绯闻”传自东北地区。有消息称,完达山、飞鹤乳 业及该地区其它一些奶粉企业会一并整合进大庆乳业旗下。对此消息,记者向 完达山副总经理余宁江进行求证,后者对此不置可否。
   此外,南方一 家乳企的高管告诉记者,工信部在8月份开 会时已经点名伊利、蒙牛(雅士利)、完达山 和西藏牦牛奶粉企业“高原之宝”在今年10月份向 市场推出全新的高端奶粉品牌。
   “工信部 要求这四家乳企要以全新的面貌出现——新品牌、新产品。要让消 费者有一个全新的概念,即中国 也可以做好高品质奶粉。”该人士说。
   国货“逆袭”,路在何方?
   对于此 轮中国乳业的重大重组,一位供 职于知名外资乳企的人士说:“我并不 看好国产奶粉在未来几年会成为外资奶粉的竞争对手,事实上,自2008年后,这个分水岭就诞生了,外资奶 粉的对手就只有外资,国产奶 粉很难再挤入到高端奶粉的竞争行列中。”
   目前,AC尼尔森将价格在900克每罐160~300元区间 的归为高端奶粉,大于300元定义为超高端奶粉。数据显示,2012年婴儿 奶粉市场整体增长12.9%,高端奶 粉的增长比例达到23.3%,超高端 奶粉的同比增长数据更是达到令人瞠目的134.2%。
   中国早 已是全球婴儿奶粉最贵的国家,但价格 纪录依然还在刷新,外资深 谙中国消费者的心态:越贵的越好,越贵的越安全。
   “其实奶 粉领域并没有像宣传的那么高精尖,更多的 就是一种产品概念。在这一点上,外资确实做得更好。比如说 某品牌最早提出加胡萝卜素,其实对 成本的增加不到一毛钱,但是价格立马就涨了30元。”雷永军说。
   他继续举例:后来婴 儿奶粉开始提叶黄素的概念,说有助于视力改善,其实效果也非常有限。但做父 母的就有一种心态,希望孩子不要戴眼镜。


“还有OPO结构油脂,其实就 是奶粉里面必加的植物油所含的一种物质,高低端产品都会加。但是国 产品牌没想到这也能算卖点,结果被外资抢先说了,仅凭这 个概念一罐奶粉的价格又可再涨100元。”
   在雷永军看来,要提振 国产奶粉的信心,首先要做消费者教育,告诉消 费者什么是好奶粉?好在哪?什么是 性价比高的奶粉?“这个工程做好了,昂贵的 洋奶粉就没有市场了。”
   目前,国产奶 粉和洋奶粉的战场泾渭分明,除了少数品牌,国产的 战场一直在三四线市场,而外资 盘踞在一二线市场。国产婴 幼儿配方乳粉品牌不足高端产品份额的20%到25%。
  “当前的 奶粉市场是极度扭曲的,国人偏好进口奶粉,偏好贵的奶粉,一旦国 产奶粉信心恢复,奶粉市 场的价格就一定会下跌。”宋亮预测认为,后续针对外资奶粉,政府还 会有进一步的清理计划。

【共有0条评论】【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姓    名:
看不清,点击刷新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金祥彩票   尊龙彩票是违法的吗   抚顺棋牌下载地址   金星棋牌主页   抚顺棋牌手机版